笔趣读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洪家弟子很激动!

    先前那么多鬼怪跪在许家大院门口,许家院子里那位鬼将都没有半点反应,而现在呢,自家老祖却是进了院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鬼将认可了自家老祖宗。

    洪家,必将成为鬼将在世俗的代言人。

    许家大院门口,陈山的表情很是难看,洪家投诚于鬼将,对于人族来说是莫大的耻辱,但更重要的是,这是开了一个先河。

    有一个开始,就会有后面无数个跟随者,那对于人族来说,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饶州城隍庙。

    “大哥,我们是从城隍庙里动手还是从外面?”

    “要动手自然是从里面,先去把城隍大殿给拆掉,再把整个城隍庙给拆掉。”

    洪严大手一挥,洪家十几个嫡系弟子便是进了城隍庙,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朝着城隍大殿走去,不过却是被罗老头给拦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

    罗老头看着洪严等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心里便是有些不安,只是洪严等人根本没有回应他,洪家一位年轻弟子直接是一脚将其给踹倒在了地上。

    “洪家办事,你这老家伙也敢阻拦,嫌活着太长了吗?”

    洪严看着自己儿子动手,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径直是朝着城隍神殿而去。

    然而,等到洪家人踏入城隍大殿后,一个个都傻眼了,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漆黑,周围弥漫的阴森鬼气,让得他们恐惧,仿佛进入了幽冥之地。

    “父亲,这……”

    洪家几位小辈心里发寒瑟瑟发抖,洪严也是好不到哪里去,这……这鬼气给他的感觉,比那位鬼将还要恐怖啊。

    “城隍庙宇,也是你等宵小所能撒野之地。”

    一声怒喝如惊雷炸响,洪严只感觉浑身血气上涌,只是这一道声音便是让得胆寒俱裂,而洪家那些小辈就更好不到哪里去了,都被吓的跌坐在了地上。

    城隍神像中,苏云冷眼看着洪家这些人,作为城隍可不止是有福佑一方百姓的责任,更是有惩恶之责,洪家这些人头顶之上黑气凝聚,一个个都是罪恶满盈。

    洪家虽然不是饶州府人,但既然进了这饶州地界,那他就有管辖之责,更何况洪家人心怀不轨,还要破坏自己这城隍庙,其罪当诛。

    “洪严,残害无辜百姓六人,当诛!”

    “洪武,杀害百姓两人,打残百姓八人,该诛!”

    “洪程,强抢良家女子,凌辱致死,该诛!”

    苏云一个个念出洪家人的罪行,而洪严等人则是如遭雷击,这些事情他们都做的很隐秘,有些甚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外人根本不可能得知的。

    “城隍爷,真的有城隍爷!”

    洪严面色苍白,只是一刹那他便是想明白了,只有传说中的城隍也才能够知道的这么清楚。

    可自洪武年间开始,这天下神明从来没有出现过,在他们这些附妖家族看来,神明已经是不存在了,为何饶州这位城隍爷还会显灵?

    “城隍爷饶命!”

    洪严跪地求饶,但等待他的却是一股恐怖的力量袭来,这股力量让得他的浑身脊骨瞬息碎裂,不过一息时间便是命丧黄泉。

    洪家其他几位子弟也同样没有逃过,城隍神殿之内,洪严等人变成了一具具尸体。

    洪家人死了,瘸着腿的罗老头也是进了大殿,看着倒在地上的洪严等人尸体,罗老头愣了那么一下,随后抬头看了眼城隍神像,仿佛是明白了什么,朝着城隍神像拜了几下,便是走出了大殿。

    每一会,罗老头回来了,手上拿着几个麻袋,很是利索的将洪家这些人的尸体给装入了麻袋当中,而后背着到了他居住的院子后面,又一次拿起了铁铲,把洪家这些人的尸体,一具具给埋入地下。

    ……

    许家大院!

    洪森很是激动,看着院子里绿色纱裙女子,二话不说又一次跪下。

    “洪家洪森见过鬼将大人。”

    纱裙女子似笑非笑看着洪森,纤纤玉指拨动着裙摆的白色穗子,“你说你们洪家人去毁掉城隍庙,你是知道本座与那城隍有仇?”

    洪森有些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他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位鬼将大人生前是花魁,被苏云给逼迫的跳井自杀,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自己说出去万一这位鬼将大人恼羞成怒呢?

    “小的从某本古书上,略知那么一二。”

    “那就把你知道的一二说清楚,要是有一个字漏过了,你就别活着走出去了。”

    虽然眼前这位鬼将大人言语平静,但洪森还是心里一紧,也不敢再有什么小心思了,连忙道:“大人,小的曾经看过一本《康某记事》的笔记,里面提到过鬼将大人,把鬼将大人生前被现在的城隍也就是当年的富商苏云给逼迫的跳井自杀的前后经过都写了下来。”

    “康某记事?”

    赵黎歌精致俏脸浮现一抹回忆之色,记忆中,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

    “宝元年间的饶州一位秀才是吧。”

    “没想到鬼将大人还记得,正是那位康秀才,康秀才同情鬼将大人的遭遇,把事情给记录下来,就是希望后面有人替大人诉冤,也让大家看清楚那城隍苏云的真面目。”

    “那你继续说说,笔记里是说本座如何受苏云胁迫的?”

    “大人,康秀才记载,苏云强迫大人您屈服于他,大人您宁死不屈,苏云便是故意不让其他人替大人您赎身,临时之死还要大人您与其陪葬,大人无奈之下这才投井自尽。”

    “原来是这样,这康秀才说的没错,苏云确实是个王八蛋。”

    赵黎歌的话让得洪森心喜,自己果然是赌对了。

    “那苏云人前君子,人后小人,一副伪善面孔,小的已经是让家族晚辈将那城隍庙给拆除。”

    洪森拍了一个马屁,然而下一刻他便是察觉自己脖子一紧,有一股力量掐住他的脖子,将他给生生从提上提了起来。

    “大……大人……”

    洪森艰难的发出几个字,他不明白这位鬼将大人为何会对自己出手,难道是不想暴露这个秘密?

    “苏云是王八蛋,这话只有我能说,你还不够格。”

    赵黎歌面色冷了下来,看着洪森疑惑的眼神,下一刻突然嫣然一笑,犹如百花绽放一般,让得洪森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下一刻,洪森的头颅便是从脖子上滚落下来,双眼突起,带着满眼的疑惑不甘而死。

    赵黎歌纤细玉手一抬,洪森身上便是有一本小册子飘出,漂浮在了她的跟前,看到这册子,赵黎歌一脸的嫌弃,下一刻册子便是化作一团火焰彻底燃烧殆尽。

    烧掉了册子,赵黎歌目光看向城隍庙方向,俏脸带着回忆之色。

    “小姐,您真要这么做啊,万一苏公子没来呢?”

    “所以我不是让你准备了剪刀吗,苏公子要是没来,那康有元要是敢有什么举动,我就对他不客气。”

    听雨轩,一位绿裙妙龄女子坐在房间内,边上站着的丫鬟虽然着急,但也知道自己小姐的性子,劝说不住后便是走出了房门。

    没一会,大门被推开,一位一脸喜色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房间内绿裙女子,眼睛一亮,“时候不早了,赵娘子我们该休息了,切莫辜负了春宵一刻。”

    “康公子,我和你说过的,我并不心属于你,只是想要你配合我。”

    “赵娘子,小生对娘子心生向往已久,娘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只要娘子愿意,我愿迎娶娘子进门,必然对娘子百般疼爱,定不让娘子受委屈。”

    “康公子是读书人,就该言而有信。”女子皱了下眉,眼中有着一缕防备之色,暗自握紧了桌子底下的剪刀。

    “我自是言而有信,现在外面可是都知道,娘子招我为入幕之宾,我康家也是有头有脸大户人家,娘子要不愿意入我康家门,那不妨就今晚同床共枕,也算一笔勾销。”

    青年男子说完,便是要扑过来,女子连忙拿出桌子底下的剪刀,然而也许是因为过于紧张,从桌底抽出剪刀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自己的手臂,吃痛之下剪刀掉落在了地上。

    “赵娘子受伤了,小生心疼的好。”

    青年男子趁着这机会,欺身靠近,一把将女子给压到在了床榻,女子拼命挣扎,奈何力气实在不够,眼看着就要被侮辱,房门却是被人一把踢开。

    “康有元,你他妈的找死!”

    进来的男子将康有元一脚给踹下床,而后一顿暴揍,康有元害怕之下仓皇逃走。

    “赵黎歌,你这是玩的哪一出?”

    “我只是一青楼女子,迟早是要招入幕之宾的,苏公子无故打跑我的宾客,还质问小女子,这是何道理?”

    “少给我说屁话,康有元是什么货色你能不知道?你想作践自己也不是这么做的。”

    “小女子心属之人却不敢见小女子,不就是嫌弃小女子是下贱之人吗?苏公子可是饶州第一大善人,还是快快离去吧,免得玷污了名声。”

    “你……你知道我是不会对不起若晴的。”

    “是,你苏公子对苏夫人一往情深,整个饶州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赵黎歌不过就是一胭脂俗粉,既然你们夫妻二人伉俪情深,那就不要来管我死活啊,我愿意招谁当入幕之宾是我的事情,莫不是苏公子还要倚强凌弱,不让小女子找个归宿?”

    “赵黎歌,你少给我无理取闹,总之你要是找的品德良好的,我不会阻拦,但是像康有元这样的我决不允许。”

    “康有为品德不行,那罗立呢?”

    “罗立有妻室了。”

    “那张兆峰呢。”

    “张兆峰……满脸麻子,和你不配。”

    “呵呵!”

    赵黎歌冷笑了一下,“苏云,你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王八蛋。”

    ……

章节目录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读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