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宣哥哥,你怎么来了?”

    贾宁微看着出现的青年男子,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宣哥哥家和她们家是世交,小时候爹爹忙着生意,便是把她托给了宣哥哥家照顾,她那个时候整天跟着宣哥哥。

    直到后来父亲不那么忙了,带着自己回到了饶州,这才和宣哥哥分开。

    “我路过饶州,自然要来拜访下贾叔叔,也看看我们家的宁微是不是长大了,不错,当初跟在我后头流鼻涕的小姑娘,也是长成大姑娘了。”

    贾宁微俏脸一红,有着一抹害羞之色,“宣哥哥你真讨厌,这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怎么还提。”

    看着自家女儿娇羞的表情,贾全安更加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自己姑娘是喜欢王宣的,毕竟两个孩子也算是青梅竹马了,而且王宣长得也是一表人才。

    自己女儿到了待嫁年纪了,就算在不舍,他也得考虑自己女儿的婚姻大事,王宣是他最中意的女婿对象,不仅是因为王宣自身优势,也是因为他也算是从小看着王宣长大,对这孩子知根知底。

    正是因为把王宣已经是当成了未来女婿,在王宣来家里拜访,他才第一时间带着王宣到城隍庙来,就是想要让师祖给看看,看看这段姻缘怎么样。

    “苏云,你确定你没有乱点鸳鸯谱,我看着这小姑娘和她青梅竹马更般配。”

    一直旁观的赵黎歌有些疑惑看了眼苏云,苏云神秘一笑,道:“不会错的。”

    “您是贾……贾大善人!”

    傅正文认出了贾全安,这位全城最大的善人,他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甚至他家里有段时间遇到事,还得了这位贾善人的救济。

    “你小子是谁,我认识你吗?”

    平日里其他人称呼自己为贾大善人,贾全安都会笑呵呵的谦虚回应几句,但想到眼前这小子竟然敢抓自己女儿的手,他可没什么好脾气。

    “他……他就是一个书呆子。”贾宁微看到傅正文有些尴尬,帮着给解了围。

    “小生是城南傅家的,三年前从贾老爷这借了白银十两,此份恩情,一直想要当面向家老爷表示感谢,却始终无缘得见。”

    虽然这位贾老爷对自己太对不好,当对于自己家确实是有恩情,六年前父亲去世,而他的身子虚弱,不能干重活,家里的重担落在了母亲一人身上,三年前自己又感染了一次风寒,家里实在无钱,母亲去了贾府借了十两银子。

    两年前,他通过了县试,官府免了赋税,书院师长们看自己家境贫寒,还给申请了府衙的专门给优秀寒门学子颁发的读书救济金。

    不多,一个月也就三两银子。

    但傅正文凭着省吃俭用,凑够了十两银子,亲自送还到贾府。

    当然了,对于贾家来说,十两银子根本不算什么,贾家每年救济出去的银两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一个借了十两银子的人上门还钱,贾全安自然不会亲自去接见。

    “你就是那个十六岁过了县试的小神童?”

    天下读书人众多,而饶州又有江南四大书院之一的额湖书院,读书风气浓郁,也因此,饶州的县试可不是一般府城可以比的,能够通过饶州县试的,除了少数特列除外,最多的参加三次科举也必然会金榜题名。

    城南傅家的小孩,十六岁过了县试,那就意味着三十岁之前就会金榜题名,入朝为官,贾全安也是听闻过的。

    “侥幸通过,当不起神童之称。”

    “你们读书人就是虚伪,考过了就是考过了,哪里来的侥幸,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幸运过。”

    贾宁微撇了撇嘴,她也是去私塾读过书的,当然了,上的是女子学院,毕竟这个时代还是男女有别的。

    只是她生性好动在学堂坐不住,学习自然不怎么样,偏偏自己爹爹在自己读书这上面又管得严,无奈之下她和学堂一位女生想到了一种作弊之法。

    这种作弊之法还是她从自家账房先生口中得知的,就是通过手指敲击笔杆的声音长短和快慢来进行交流,当时两人可是花了好一番心思才学会了。

    早在三百年前,明朝科举便是加入了算数一科,所以要走科举这条路的都必须要学,书院自然也会出试题来考学生。

    到了考明算的那天,每每想到那一次两人的秘密交流,贾宁微便是泪如雨下,悲伤不已。

    贾宁微手指敲击笔杆:第一题你会吗?

    同窗:不会,你会吗?

    贾宁微:我也不会,第二题会吗?

    同窗:不会,你会吗?

    贾宁微:我也不会……

    同窗:第三题我会。

    贾宁微:第三题我也会。

    同窗:……

    贾宁微:……

    虽然自己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贾宁微对于那些读书厉害的人还是很佩服的,这么多的书本要去读,还有这么难的题目,能够考得好的名次,这些人的脑子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傅正文被贾宁微给怼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贾全安心中的怒气倒是消失了几分,脸色变得稍微好看一些,随即想到来这里的正事,道:“伯宣,拜拜城隍爷。”

    “拜城隍爷?”

    王宣诧异,贾叔叔是附妖师,附妖师都知道这天下不存在任何神明,这让自己拜祭城隍爷是什么意思?

    “让你拜你就拜,记得,要诚心一些。”

    贾全安不敢点的太明,师祖可就在当场,可不敢明着泄露师祖的身份。

    “宣哥哥,你听我爹爹的,好好拜吧,最好是跪下来拜。”

    王宣原想着就那么站着躬身走个过场,听到贾宁微的话更困惑了,跪着拜,让自己跪着拜一座石像?

    贾叔叔和宁微没有说错吧?怎么态度变化的这么大?

    “贾叔!”

    “让你跪你就跪着,我不也跪下来了吗?”

    贾全安看到自己这看好的未来女婿还扭扭捏捏,生怕师祖不喜,当下率先跪下,砰砰砰的就开始磕头打了个样。

    “贾叔!”

    王宣是真的疑惑了,贾全安看到王宣还杵在那里,很不得是一脚踹过去,将其踹跪下。

    “苏云,你不会不让这人跪,好让你这弟子的后代觉得这年轻人不是他女儿的良配,最后让他女儿和这书生在一起吧。”

    赵黎歌看向苏云,苏云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是这样的人吗?

    “他要跪我自然不会拦着,姻缘之事本就讲究个双方你情我愿的,岂是我能强行匹配的。”

    “我还是觉得这男的和这小姑娘更配。”赵黎歌坚持了自己的看法。

    “拭目以待吧。”

    苏云淡淡一笑,而此刻王宣虽然心里有些困惑,但也是跪了下来。

    跪了几下,王宣就起身了,贾全安眼巴巴的看着苏云的神像,只是,神像没有半点反应。

    “也许是师祖不想暴露身份吧。”

    贾全安安慰了自己一下,而后恭敬退出了大殿。

    “爹爹,这城隍爷是不是那天去我们家的那位?”走出了大殿,贾宁微轻声询问。

    “嘘,你知道就好,不要说出去。”

    贾全安压低了声音,看了眼王宣后,说道:“贤侄,你跟我回去,有事情要和你相商。”

    “恰好,我也有事情要询问贾叔。”

    王宣这趟来饶州,并不只是单纯的来拜访,也是有来的目的的。

    “又是这样,每次两个人都搞得神神秘秘的。”

    贾宁微有些不满,自己爹爹经常和宣哥哥两人在书房一待就是一下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事情可说的。

    “贾老板,贾小姐,在下就先告辞了。”

    傅正文也是开口告辞,贾宁微眸子流转,突然喊道:“书呆子,我觉得你应该去那小孩家里道谢。”

    “救命之恩,确实是当感谢。”

    “这道谢是宜早不宜迟,恰好我也没事,就陪你一同去,省的你个书呆子脸皮薄不好意思。”

    贾宁微是不想回家,自己爹爹和宣哥哥没个半天是谈不完的,那还不如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做。

    “注意点安全,别太疯。”

    贾全安对于自己女儿是不怎么约束的,而且现在城隍爷是自己师祖,整个饶州都是自己师祖的地盘,也不怕女儿会出事。

    至于说自己女儿会对傅家书生有兴趣,他压根就不往这方面想,自己女儿喜欢的是伯宣这种看着就是俊朗的,而不是傅家书生这种弱不禁风的。

    傅正文虽然想要拒绝,但想到这位也是恩人之女,却是不好说出拒绝之话,最后只得默认了。

    四个人,出了城隍庙分了两个不同方向各自离去。

    ……

    贾家大院,贾全安的书房。

    “叔,我这一次来这边,其实是有一件事情,饶州前不久有鬼将出世,这事情叔你应该听说了吧。”

    “嗯,当时闹得这么大,我有所耳闻。”

    “那位鬼将后来去了哪里,叔你知道吗?”

    “这个我哪里知道,那可是鬼将,我敢打听这种级别的存在,那不是找死?”

    贾全安嘴上这么回答,心里却是有个猜测,鬼将消失肯定和自己师祖有关。

    “叔,我得到消息,那鬼将当初是被人养在饶州的,那养鬼之人的后代还存在,很有可能要来找回鬼将。”

    王宣的消息让贾全安心头一震,沉声问道:“消息可靠吗?”

    “是前明世家的人。”

    听到前明世家四个字,贾全安神情也是变得凝重起来,这四个字的意义非同一般。

    PS:五一节快乐,双倍月票期间,求下月票!

章节目录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读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