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慢慢喜欢你 !

    此为防盗章。正版在晋江文学城, 支持正版的仙女都会暴瘦又暴富~  翌日。

    傅明月裹着被子翻了个身,紧接着又翻回来,才悠悠转醒。天已经亮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 而后伸手在枕头边摸索了几下, 拿上手机一看, 哟!快十一点了。

    不早了。

    昨天她吃饱喝足后,又跟徐来侃了好一会儿,睡的时候应该过了凌晨吧,不过一觉睡到现在, 真是神清气爽啊。

    傅明月昨天忘命的在工作室里忙前忙后, 本就计划着今天好好犒劳自己, 睡到自然醒不用去工作室,好好歇歇,前段时间虽说在医院不累, 但也没什么空闲时间。

    而且心累。

    她在床上赖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去洗漱, 刚洗漱完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便接到郑橘的电话。傅明月拿上手机附在耳边, 随即打开衣柜, 目光肆意的在里面打量, 颇有种皇帝晚上翻牌的感觉, 语调懒散地问道:“橘子, 咋啦?”

    电话那头的郑橘有些诧异, 下意识地问:“我怎么有种恍惚听到你打哈欠的感觉啊?该不会是才睡醒吧?”

    傅明月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气, 竟有暖阳。紧接着挑了套淡紫色的裙装,放在床上左右看又看,嘴角勾着笑,漫不经心地回电话那头:“正解。”

    她可不就刚睡醒。

    “傅明月我可是真嫉妒你,不仅长得漂亮,如今工作也漂亮,赚钱不说还这般自由,自己当老板了就是好哇,工作日睡到自然醒我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唉……不说了,说起来更难过。”

    郑橘百味杂陈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傅明月坐在梳妆柜前,把手机调成免提放在一旁,边上淡妆,边问:“你怎么了?”她寻思到她今天的声音跟往常不一样。

    “等会午休,我妈又给我安排了相亲。”郑橘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像是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跟她没多大关系似的,又道:“过来陪我,好不好?”

    相亲。

    又是相亲。

    傅明月没回来之前对这个词没多大感觉,不过是中华字典里很平常的两个字,如今却对这两个字感到十分排斥,由内而外的排斥。

    须臾间,她淡淡地回:“不喜欢就拒绝掉呗。”

    郑橘略苦笑,“我也想啊,但女人嘛总是要结婚的,站在我妈的角度来说确实也是为了我好,经她手的不管是家世还是工作都还算不错。你是知道我的,性子闷,周末就喜欢宅着,根本没渠道认识同龄的男人,而且公务员我也干了五年,同事要么是中年人要么已婚。”

    “我之前想过破釜沉舟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又想了想我都27了,早就经不起折腾了。”

    “高考,工作,再如现在的结婚,我妈什么都给我安排妥当的,我的脑子根本就排不上用场,可能我从小到大就习惯了顺从,也只能这样了。”

    “所以,我刚是真话,真羡慕你啊明月。”

    傅明月静静听着,顿时停了勾眉的动作,轻轻皱眉反驳道:“我不也27了,不对,要下下个月才算真正的27,但也没差了。27怎么了,我觉得刚刚好啊,你别想那么多。”

    郑橘学生时代是真的很乖很听话,自从出生社会后不知何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等会你把地址发我,我过来找你吧。”

    郑橘的语气瞬间像是蕴满了暖意,“明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傅明月颇无奈的挂断了电话,收拾收拾便出门了。

    关上门的那瞬间,她不由看了眼对面的房门,没有一丝响动。片刻后,傅明月失笑,摇了摇头后便乘坐电梯到车库去。

    她开车到了指定地址,一眼就看到了在餐厅外等候多时的郑橘。

    郑橘眉宇间有一丝忧愁,见到傅明月后,喜笑颜开的迎上去,说了两句体己话,便手挽着手往餐厅里面走去……

    **

    晌午已过,两人才慢悠悠从餐厅里出来。

    上了车,傅明月终于可以好好喘口气,须臾间想到什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橘子,你妈妈也太太太注重内在了吧!”

    这句话其中意味深沉。

    郑橘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甚至有种无力的感觉,低头系好安全带后靠在椅背上,扶额说:“我妈前几次也没这么离谱过,至少看得过去。”

    傅明月想到刚刚那幕始终收不住笑容。郑橘这次的相亲对象大她八岁,海龟博士,常年生活在国外,近两年才回国定居,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有车有房,条件勉强过得去,没想到在国外有过一段婚姻,而且还有个儿子,随了女方。长相没法用语言去形容,矮胖矮胖的,还有啤酒肚,嘴唇极厚,鼻梁较平,两眼的间距隔得宽,多看了会真的十分怪异。

    郑橘见她笑得欢,便乐呵呵的补了句,“走的时候还问你要微信呢?我去。”

    傅明月住了笑,说:“虽然人是丑了点,不过整个过程还算以礼相待,想着吧便吃了饭,双方都不尴尬,没想到最后打着这样的心思。”

    “可不是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真是妄想。”一旁的郑橘气急了,半晌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轻声说:“时间差不多了,你送我回公司呗。”

    “你下午去哪?”

    傅明月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压抑住激动说:“这一趟没白陪你来,我得赶紧回去写稿子。”说着就徐徐启动车子,片刻都舍不得耽误的样子。

    郑橘问:“这就有灵感了?”

    傅明月回:“你别说话,打断我思路。”

    “不行不行,我得靠边停下,记下来,不然回去忘记了不就亏大了。”她说着还真靠边停了下来,拿出手机点开备忘录,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番。

    郑橘看了眼时间,不算太紧。看着傅明月极度热衷一件事的样子,不解,困惑,又羡慕。她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喜欢一件工作或是喜欢一个人到极致。

    那究竟是种什么感觉?

    傅明月正在记要点,微信新消息不断的弹出来。

    她紧蹙眉头,不予理会,晃了一眼竟看到:

    “救命!”

    “明月姐姐,救救我啊。”

    “快、快给我打电话,说有很重要的工作必须马上到公司,赶紧赶紧。”

    这是她工作室的摄影师胡芙蓉发过来的,算起来比她还年长两岁,就一蛇精性格,谈过好几个男朋友都被吓跑了。

    乍眼一看还以为她出什么事,往下看这……

    傅明月停下手里的动作,将这句话反复看了几遍,都没摸出一个头绪来。

    紧接着那边又弹出两条消息:“啊啊啊啊啊明月你不在嘛!!!”

    “我失踪了别找我。”

    “绝望。”

    傅明月:“……”

    她还能怎么办,虽然不知道胡芙蓉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但既然都说得这般惊险了,她只能照做咯。在备忘录上敲下最后一个字,拨通了胡芙蓉的电话,捂住嗓子咳了两声。

    正酝酿话语。

    下一秒那边便接起,傅明月只得硬着头皮说一通,让她立马回公司的话。

    胡芙蓉连忙应下。

    傅明月还没反应过来,电话便传来“嘟嘟嘟”的声音,那边挂了。

    旁边的郑橘见她一系列诡异的动作,好奇的问:“怎么回事?”

    傅明月回:“工作室一戏精,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先问问她,马上啊,问了就送你回公司。”话落,她又低头捣鼓手机。

    还没来得及询问胡芙蓉,那边便主动说了:“别问我,我马上来找你。”

    “你在家是吧。”

    既然都这样说了,傅明月想想自己等会本就要回家,便回了个“嗯”字,然后把手机放在一旁,重新启动车子。

    她把郑橘送到公司楼下,立马打道回府。

    **

    傅明月乘坐电梯上楼,居然在门口看到蹲在地上的胡芙蓉,脖子上还挂着相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还穿了一条粉|白|粉|白的裙子,脚上的皮鞋有点粗跟,头发发尾也烫过。

    她左右打量了番,看得好不习惯,开口说:“你居然舍得穿裙子了啊?难得难得。”

    胡芙蓉平时是中性清新风,黑色齐耳短发,各种衬衣加宽松牛仔裤,用她的话说简单又舒适。相机就是她的命,比她男朋友还重要的那种。

    打死都不穿裙子的人今天居然穿裙子了,打死不穿高跟鞋的人今天居然穿高跟鞋了。

    你说诡异不诡异。

    胡芙蓉站起来一把抱住傅明月,“嗷嗷”极度委屈的哭了几声,立马开始控诉道:“我还以为你没看到我的消息,你再迟一点我就被我妈卖了,一上午把我整成一鬼不鬼人不人的样子,还拉我去吃饭,结果就是相亲,让我跟那男的独处一室呢。”

    “不知道还是不是亲妈了。”

    相亲,又是相亲。

    听到这两个字,傅明月眉心一跳。

    “那你先放开我,我把门打开。”

    闻言,胡芙蓉放开她,极度不自然的站在一旁,生怕电梯里出来一个人。

    开了门,傅明月把胡芙蓉拉着进去。

    “嘭”的一声又把门关上。胡芙蓉的倾诉欲很强,容不得她插一句嘴,一个小时眨眼就过去。

    傅明月弄清楚了,大概就是那么回事。

    胡芙蓉冷静下来求她收留一晚,说再也不想回去了,明天就出去找房子。

    傅明月没反驳,随她了,最后挨不过她的请求,去翻了一条裤子和衬衣给她换上。

    下午两人不谋而合的静静写稿子。

    时间倒是混得快。

    天色渐渐暗下来,傅明月才想起冰箱空空如也,必须要去超市采购,不然后面忙起来又没时间了,所以当徐来打电话让她出去吃饭,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胡芙蓉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裤子本不想去超市,但看到傅明月控诉的眼神,终于败下阵来,答应一起去超市。

    商量着两人便一起出门。

    小区旁边步行几分钟便有大型超市,倒也方便。

    买了各种零食,饮品,红酒样样皆有,傅明月心满意足的推着购物车,跟胡芙蓉边闲聊着,本想出去付款想了想又推往蔬菜区。

    毕竟晚上还没吃饭呢。

    傅明月烧菜不好吃,但特意学过煲汤,也喜欢喝,有事没事自己会亲自动手。

    她正想着晚上煲点什么汤。

    胡芙蓉猛地戳了戳她手臂,紧紧拽着她,附过来小声说:“你看那边,那两个男的好帅啊,一看就是有肌肉的。”

    “两男的逛什么超市,我靠!!基|情满满……”

    傅明月看过去。

    那不是谢!引!么!

    旁边推着购物车的是吴小刚。两人明明很正经,哪来的基|情满满。

    徐来:“在医院吗?”

    “肯定在啊。”傅明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的任务就是把爷爷照顾好,不在医院能在哪,她紧接着疑惑地问:“什么正经事?我怎么听得云里雾里的。”

    “来见你啊。”徐来刚说完,又补充道:“见傅爷爷可不就是正经事吗?”

    傅明月喜上眉梢,“你来医院了?”

    徐来“嗯”了一声说:“刚到就给你打电话了。”

    “够意思。”傅明月连忙问:“你在医院大门口吗?”

    徐来:“正是,可能要麻烦小公主出来接一下。”

    傅明月蹙眉问:“你买什么了啊?一个大男人还要我一个女的来接,你羞不羞啊?”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又在异国他乡多年,情谊非同一般,说话也如往常般没什么顾忌。

    一顿噼里啪啦后,徐来委屈道:“没买什么。”

    傅明月说归说,却也是在行动,坐电梯下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大门口。

    徐来身着一件灰色的卫衣,如往常般搭着休闲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球鞋,头上依旧反戴着帽子,因左耳上耀眼的耳钉让整个人温和的感觉中又带着一丝不羁。

    傅明月走过去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抬头点都不客气的说:“还真什么都没买啊,空着手还让我下来接你更可耻。”

    徐来眼里噙满笑意,伸手摸了摸鼻子,拉着她的手腕往旁边走。

    傅明月反应过来,“诶诶,你干嘛呢?”

    徐来拉着她在一辆车的后备箱前驻步,放开她的手腕后把后备箱打开,先是把一束粉色满天星抱出来,中间有11朵红玫瑰,递给她还特绅士地说:“美丽的花献给最美丽的女孩。”

    傅明月十分不理解,双手背在后面,惊恐得节节后退,“你干嘛送花给我?”

    “送花难道不是一种礼貌吗?”徐来镇定自若的说完,见傅明月不动,又调侃了两句,“不就送束花吗?至于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吗?以为我要跟你表白啊。”

    “放心,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傅明月较真的时候是真的较真,脸上还是一副忐忑的样子,指了指花束佯装凶巴巴的说:“红玫瑰代表什么你不知道啊还怪我咯?人来了就行了你说你送什么花啊!再说了那为什么是11朵啊?”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一般男孩送女孩11朵玫瑰花是代表承诺,直接的表达自己的心意,一心一意。

    徐来扶额,他没想到傅明月现在变得这么敏感了。

    本科毕业两人是一起回国的,不过后来没多久她又回法国念研究生了,算起来这三四年来两人的交涉只是在聊天工具上。

    过年的时候,遇上运气好两人都有空便一起出去吃个饭。

    徐来脑子运转得很快,轻咳了两声抬头看着傅明月,气定神闲地说:“既然都给你送花了那肯定得诚意点不是,难不成你连你生日是多久都不记得了?”

    傅明月一想,对哦,她生日是12月,但旧历是11月。

    徐来见她脸上消了猜忌,把花递过去,“赶紧抱着,我一大男人拿着像个什么事。”这一步真是走得太冒险了,是他欠缺考虑。

    这么多年来,徐来想过了,他不怕傅明月拒绝,怕的是再也回不到如现在这般。

    他贪念这种温暖。

    傅明月长得漂亮,性子却不太好,时而骄纵,时而任性,爱恨分明,对不熟的人冷淡又直接,对熟悉的人十分依赖,追她的人不在少数,喜欢不喜欢都表现在脸上。所以徐来知道,她不喜欢自己。

    徐来了解她,傅明月绝对不会因为什么而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如果在一起了,那只有一个原因她喜欢那个男人。

    她宁缺毋滥,他陪着她宁缺毋滥。

    徐来甚至早就有一种自私的念头,傅明月那般优秀,又有哪个男人能配得上,如果她一直都遇不到那个男人该多好。

    他可以一直陪着她,一辈子。

    傅明月接过花,小心翼翼的抱着,唇角微微上扬,毕竟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花的。

    徐来买了挺多东西,两袋水果还有一些老年人吃的营养品,两只手被塞得实实在在的。

    傅明月犹豫了片刻说:“你拿一点给我提吧?”

    徐来直截了当地拒绝掉,转移话题道:“你好好把花抱着,花可贵可贵了好好珍惜。”

    “谁让你买花了?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就是浪费钱。”傅明月反驳完,又十分无语的说:“你来看爷爷他就很高兴了,买这么多东西干嘛?再说了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稍微买点意思意思不就行了吗?”说着说着电梯就停了。

    出了电梯,徐来无奈地说:“傅爷爷小时候那么喜欢我,我长大了挣钱了孝敬孝敬他老不是应该的吗?”

    傅明月这就没话说了。

    经过护士站,其中一个护士看着傅明月手里抱着花,便暧昧地笑着说:“傅小姐你男朋友啊?”

    傅明月坦然地笑着回:“不是。”

    徐来眼里闪过一抹失落,苦笑着低声问:“哪间病房?”

    傅明月自然的拉扯着他袖子,指了指前面不远处,“那间。”

    就在两人都没注意的前方,吴小刚办完了出院手续,正扶着杵着一支拐杖的谢引出了病房门,准备去给傅老道别。

    谢引的目光在两人身上平淡的划过,薄唇紧抿着,下意识的驻了步。

    吴小刚当然也看到了那幕,忍不住惊叹,傅明月认真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如花般娇艳,周围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耀眼至极。

    他问:“那是傅小姐的男朋友吗?”

    “不知道。”谢引难得回答了,杵着拐杖往回走,垂眸轻描淡写地说:“我们迟点再过去。”

    吴小刚后知后觉的回:“啊、哦哦好的。”

    **

    傅明月带着徐来进了门,眼里波光流转,笑着说:“爷爷你看谁来看你了?”说着就把花放在一旁,倒了杯开水过去。

    傅老爷子见孙女儿回来了,连忙就清醒了朝门口看去,开口招呼道:“徐来来了啊?都长成俊小伙子了,赶紧过来坐。”

    徐来脸上的笑容从未消失过,把礼品轻放在指定的位置,在病床前坐下来握住傅老爷子的手关切的问:“傅爷爷最近感觉怎么样?”

    傅老爷子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中气十足地说:“好得很好得很。”人越老啊就越应该要跟这些年轻人打交道,汲取点青春活力。

    傅老爷子又问了徐来父母的情况,两人寒暄了一阵子。

    话题慢慢淡下来。

    傅明月问:“爷爷你要不要吃水果?”

    傅老爷子摇摇头,把徐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后问:“现在处女朋友了没?”

    徐来笑着摇头。

    “还不处啊?”傅老爷子笑呵呵地问:“莫不是外面那些姑娘都看走眼了,还是你要求太高了,小伙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

    徐来腼腆的笑着回:“慢慢来,这事得看缘分。”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一个二个都不慌。”傅老爷子又问:“对了,你跟明月谁大一点?”

    傅明月认真想了想回:“我好像比他大三个月左右,你是次年2月的生日对吧徐来。”

    徐来回:“是是是。”

    傅老爷子教育道:“小伙子还是要把这个事提上行程,你看看我家傅显比你大不了几岁,现在两儿子都快上小学了,你看看他三叔像样不,女儿比自己亲侄儿的儿子还小……”老一辈的都比较重视子嗣一点,有个成语怎么说来着,成家立业成家立业。自己都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自然为这些小辈心急。

    徐来接不上话,擦了擦额上的虚汗,求救般的看向傅明月。

    傅明月干笑着回:“爷爷,徐来比我还小呢,男孩子成熟点再结婚比较好。”

    傅老爷子顿了两秒,眼露精光,然后越说越起劲。

    傅明月摊手表示自己的无奈,跟徐来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救星。

    傅明月听到敲门声,一溜秋的跑到门边把门打开,见是谢引,愣了两秒。

    谢引面色无波澜,只是淡淡地看着她,无言的对峙着。

章节目录

慢慢喜欢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读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蔚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蔚竹并收藏慢慢喜欢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