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第八天,她早上迎来的不是落幕, 而是突袭。徐瑶战战兢兢下楼拿吃的, 刚到门口就卷入了一个男人的怀抱, 她抬起头。一件黑色宽大的外套罩在身上,手臂有力量,低沉嗓音落下来,是英语。

    危险,走。

    熟悉的声音, 徐瑶抬头看到男人的下巴,线条冷硬。身后有枪声, 有惨叫声,求救声,她缩在男人的怀里, 上了皮卡车, 她看到端着枪的保镖, 车穿越街道进入更贫困的区域没到达一片废墟。

    路边坐满了人,什么声音都有, 哭泣绝望恐惧。徐瑶一张张面孔看过去, 他们穿过泥泞,穿过这片犹如炼狱的地方。到达一个更破旧的小旅馆,徐瑶听到他用当地语言跟人交流。这是个混居城市,当地语言几十种, 他非常流利的切换语言跟人交流。

    有人看过来, 王博抬手把大衣领子往下压盖住女孩的脸。

    原本住的那个酒店被找到了, 这个女孩长着亚洲人面孔,而且在最初王博跟她走的近,有可能会被杀害。

    王博特意返回,如果她运气好,就带她走。

    徐瑶运气非常好。

    她被安排在最角落的房子里,手机依旧没有信号,她攥着背包,半晌才缓过来。她低头看到自己的鞋子,上面沾满了血污,她踏入原本住的酒店,大堂满是血。就是那时候,她踩到血上。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她还能活着回去吗?会死在这里吗?

    还能活多久?

    房门推开,有光涌进来,她猛然站立看到高大的男人穿着灰色的帆布外套,他踩着一双耐磨的鞋子。裤子上似乎有血,深一块浅一块。

    他们对视,徐瑶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扑过去抱住了他。

    她吓到了,她生在和平的国家,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她没见过人血,黑红黑红,她几乎要吐出来。

    王博迟疑片刻,抬手落到女孩的肩膀上。

    这个地方暂时安全,但长期谁也不知道。

    王博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他不会碰这个女孩。

    于是他再一次推开了徐瑶。

    第九天,形势严峻。现在跟在王博身边的只剩下从当地雇佣的保镖,王博用本地话跟他们交待。如果出不去,就不要管他的命了,把这个女孩送走。

    她还那么年轻,有很长的人生。

    第九天晚上,徐瑶洗过澡到王博的房间。他手边放着电脑,看到徐瑶进来才把电脑合上。

    徐瑶有些紧张,她看着面前的男人,攥紧的手松开。一直走到他面前,他的眉头皱着,徐瑶用尽了这辈子的勇气。

    她抱住男人,低头亲下去。

    这个男人跟手下人交代,无论如何带她走。

    徐瑶听得懂。

    徐瑶何德何能?萍水相逢,他救了自己无数次。

    王博拎着女孩的后颈扯开,沉邃黑眸盯着她,徐瑶锲而不舍的往前扑,抱住他。

    王博一开始是以为她害怕,寻求庇佑,便跟她解释了一遍,她不用这么做,依旧会帮她。

    徐瑶摇头,也许明天就会死。

    她不想留遗憾,她喜欢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不只是感恩。她拍过这个男人,她对他印象很深。

    高大挺拔的男人,英俊的东方面孔。他很善良,会帮很多人,徐瑶在工地上见过他,他挽起袖子露出精悍的手臂,荷尔蒙爆棚。

    她的眼睛明亮,她说喜欢。

    一触即发,王博活这么大,第一次碰女人。炽热疯狂的吻,他们的技术都很烂,吻的王博把她压在床上,最后又问了一遍。

    如果她是为了活命,不需要这样,王博会让她活着。

    徐瑶是点头。

    他们两个都算是沉默类型的,一遍遍的做,徐瑶简直失去了理智,她要被这个男人折腾死。她是第一次,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都这么强悍。

    反正这辈子她也没机会认识第二个男人。

    第二天徐瑶是在晨光中醒来,王博很温柔,给她做了蛋羹,用衣服包着她,喂她吃,养宠物似的。

    床头还放着枪,徐瑶看着他,觉得太魔幻了。

    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吃完早饭,王博让她去洗澡,王氏集团在当地的负责人,是个华人。他找了过来,有转机。

    王博在桌子上留了纸条,上面写着等我回来。

    半天时间,变天了,反政府军被镇压,通讯恢复。父亲找了过来,国家安排的救援队,全线撤回。

    徐瑶在那张纸条后面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她就被父亲带走。

    ————

    “联系方式你没看到?”徐瑶问王博。

    王博从后面抱住她,亲了下耳朵,转移话题,“这张照片上的人是我?”

    徐瑶最近接受了一个访谈节目,她过来工作室拍摄。王博那边忙完就过来了,拍摄组离开。他们在工作室腻歪,徐瑶二胎生的女儿,一儿一女。好是挺好,就是有些吵,老二脾气特坏。

    联系方式王博看到了,他看到一串数字,脑子短路竟没想到是电话号码。纸条一直放在他的钱包里,过了两年,反应过来上面的字已经磨没了。

    “嗯。”

    “我问你是不是中国人的时候,你摇头。”

    徐瑶抬头看王博冷硬的下巴线条,她怎么那么想打他呢?“……我听不见,我不知道你问的是什么。”

    王博:“……”

    王博打横抱起徐瑶,转身上楼,工作室的二楼还保持着原本住人的状态,徐瑶被小女儿吵得实在受不了,就会过来待着。

    王博把徐瑶放到床上,今天徐瑶穿着一条棉麻长裙,清隽秀气。王博抬腿上床,缠绵的吻结束,他的嗓音哑然,“好在,我找到你了。”

    徐瑶被他亲的气喘吁吁,手抵在王博的胸口,脸上泛红,“晚上要回家。”

    徐瑶照顾孩子亲力亲为,从小女儿出生到现在,王博都没碰过她,被小女儿吵得他都快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嗯。”

    王博在这种事上,动作一直很快,非常迅猛。一会儿,徐瑶就说不出话了,被折腾的。临到头,王博突然停住,越过徐瑶从衣服里翻出套。

    徐瑶:“……”

    他终于是想起来有这么一道程序了?

    结束之后,夕阳西斜,下午六点。王博拥住徐瑶,亲了下眼睛,徐瑶动了下,避开王博。

    “你当初拒绝我,两次。”

    “我不确定能不能给你一生,不确定的事,我不会去做。”

    徐瑶抿了下嘴唇,转身跟王博面对面,看着他。“那后来呢?”

    “我只跟我的妻子做。”王博的手落到徐瑶纤细的腰上,徐瑶生完孩子后身材恢复的很好,“你是我的妻子。”

    所以王博找了她五年,一直在等她。

    确定了是这个人,便永远是她。

    徐瑶把脸埋在王博的脖子上,笑着泪就出来了,“我爱你。”

    王博情绪波动,便又按着徐瑶来了一次。

    他们晚上到家已经是九点,保姆带孩子睡了。王博给徐瑶做吃的,徐淼从楼上跑下来,直奔徐瑶。

    “妈妈。”

    “怎么还没睡?”

    徐淼穿着睡衣,抱着徐瑶的腿,越过徐瑶看王博。王博走过来捞起徐淼,单手抱着,继续把食材放进锅里,“怎么了?”

    徐淼现在刚升入一年级。

    徐淼趴在王博上,看徐瑶,是求助的目光。

    “你别看你妈,有什么就跟我说。”王博关小火,道,“我不会训你,说吧。”

    “我这次考试考的不好。”徐淼看着王博的脸色,低声说,“老师要家长签字。”

    王博把徐淼放到餐厅的椅子上,把面盛好端到餐厅,问道,“考了多少?”拉开椅子让徐瑶坐下,“赶快吃饭。”

    徐淼端端正正坐在对面,表情严肃,小脸绷着。

    “六十分。”

    徐瑶直接呛住了,脸通红,她这种从小到大成绩优异的人。徐淼考六十分?王博递过来水,徐瑶喝完才缓过来?

    “哪一科?”王博面不改色,抽纸递给徐瑶,六十分还可以吧,及格了。

    “三科一起。”

    王博抬头,冷静注视着徐淼,大约有半分钟,王博说,“你把试卷拿过来。”

    徐淼跳下椅子飞奔上楼。

    王博又倒了一杯水给徐瑶,道,“慢点,别激动。”

    “三科六十分?”徐瑶简直震惊。“每科二十分?”

    “不偏科。”王博得出结论。

    徐瑶瞪着他,王博脾气很好的劝她吃饭,

    “得让他上补习班!”徐瑶简直疯掉了。“这个成绩以后怎么办?”

    徐淼很快就跑下楼把卷子放到王博面前,王博看了下,嚯!这小子还偏科。英语考了五十分,数学语文加一起十分。

    王博认真看了一遍试卷,签名的时候十分艰难,签几十亿的合同都没有这个艰难。把餐具推到一边认真把徐淼抱到餐椅上,试卷摊开。“你是觉得哪部分有难度?”

    五分钟后,王博起身,压下脾气,“我去看看妹妹。”

    十分钟后,徐瑶收起试卷,耐着性子,“宝贝,睡吧。”别为难自己了。

    徐瑶回房间的时候,王博已经洗完澡要睡了,徐瑶收拾好自己,出来上床叹口气,“我们两个学习成绩都不差,淼淼这个理解能力怎么回事?”

    她看过王博的资料,也是名校毕业。

    “有一些学校,不只是看成绩。”

    徐瑶抬头,王博说,“我读书的时候成绩一般。”

    徐瑶:“……”

    “基因局限。”

    徐瑶:“……”

    “可能长长就像你了,你那么聪明。”王博开始捧老婆。

    那孩子从里到外都像王博,就没有一丝一毫像徐瑶的地方,这话并不能让徐瑶感到喜悦,只有担忧。

    徐淼三年级的时候,他们搬到周铮他们的小区。王博的意思是近朱者赤,周家全是学霸。

    徐瑶不想打击他,王昊和周铮还是好兄弟呢,王昊高中都没毕业,这招恐怕不管用。

    徐淼六年级的时候,突然开始发愤图强,开窍似的。成绩突飞猛进,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进入德顺初中部。

    整个初中,徐淼的成绩扶摇直上,他以省中考状元的成绩进入了高中部。周家小女儿连跳几级,满分进入德顺初中部。

    周铮家儿子比女儿大一岁,读小学的时候,妹妹就跳级追上了哥哥。一路两个人较劲似的,竞赛跳级,他们十四岁就读了高一。

    而王大宝还在初中部翻腾。

    徐淼大学是在美国H大,这很出乎王博的意料,他以为徐淼会留在国内读大学。徐瑶担心他一个人在国外,打算搬到美国住陪徐淼。

    徐淼的回应是不需要,他等人。

    两年后,周希考入H大,飞往了美国。

章节目录

小时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读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浩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浩瀚并收藏小时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