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京城,军区大院。

    楚见微驾着车拐进军区大院的路段,路遇不少军区内的熟人。

    “见微!好久没回家了,你男朋友啊!长得帅气!是个大壮小伙子!”一位年长些妇人趁着楚见微过关卡缓下车速,看到副驾座驶的男人,一张脸笑得像朵菊花!

    楚见微点头笑道:“刘大婶出门买菜呢!”

    “是嘞!我儿子晚上回家吃饭……”那位刘大婶笑眯眯的冲楚见微两人笑着道。

    坐在旁边的蓝鸿砚也和她打招呼……

    一路遇着熟人进入楚家的大院。

    两人携手站在大院门前,楚见微回头问蓝鸿砚,“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蓝鸿砚不由失笑,握紧了她的手:“微儿,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楚见微看着他手中的礼,压下心底的紧张,笑了一声。

    面上平静,不代表内心的平静。

    蓝鸿砚也紧张,从未有过的紧张。

    就在他们两人迈进大门,听到里面的吵闹声,下意识的一僵。

    人数比他们想像中的要多。

    平往时往来的亲戚,还有家里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全到齐了。

    阵仗还真的不是一般大!

    他们两人一进来,瞬间安静了下来。

    “进来吧。”

    楚大爷皱皱眉,手一摆,让人赶紧滚进来。

    楚见微与蓝鸿砚一起跨进门,楚见微硬着头皮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蓝鸿砚,”然后转向蓝鸿砚一一介绍家里的人,一轮介绍下来,楚见微嘴巴都干了。

    看到青一色军装的男女老少,蓝鸿砚嘴角僵硬的扯动着。

    他真的不知道楚见微的身份会是京城的楚家。

    因为坐在这里的人,好几个他手中都有部分的资料。

    两边问侯完,蓝鸿砚笑着依言坐下。

    楚见微发现,家里没有楚厉和温宁。

    像是看出她的疑惑,楚竞道:“爸爸和妈咪很快就回来,中途有点事被耽搁了。”

    言下之意,你们今天还是得接受那两位的怒火。

    楚见微嘴角一抽。

    “爷爷……我和鸿砚是真心相爱,我也可以为了他放弃自己的身份。”

    “你这是什么话!”

    一回来就听到孙女说出这样的话,楚大爷就拍桌子,满身威严的肃穆。

    “你干什么!”白雪娜横了自家老头子一眼,转过身打量着蓝鸿砚,微微皱眉,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冒昧的问一句,不知蓝先生如今走的是什么事业。”

    楚二爷接着一句问。

    几乎是老一辈的来问,小辈们都坐在旁边看着。

    现在不是他们能插嘴的时候。

    蓝鸿砚笑眯眯的将自己的身份透了出来,即便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了,今天这见面也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意味。

    可从蓝鸿砚的口中得知其身份,家里的气氛还是僵硬了一下。

    “蓝先生既然做了见微的女朋友,就应该想到过今天要面对的重重困难。”

    楚琛皱了皱眉,开口道。

    “二哥说得没错,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句二哥叫得楚琛心中不是滋味,索性闭嘴不说话了。

    家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过来,最后四姑父严肃的来一句:“我们楚家世代为军,从未出现过走黑的,不管是以往还是以后,都不会存在破例。”

    这话的意思是说,他们不承认蓝鸿砚。

    更不赞成楚见微和他在一起。

    蓝鸿砚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将我们分开。我的身份早就在我出生的那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我无力改变它。但是在未来,我可以!”

    “蓝先生,就算你洗白了,仍旧改变不了你是黑道份子的事实。”

    楚隽凉凉的说一句。

    看着楚家人,蓝鸿砚面容上的笑并没有变。

    因为他感觉不到敌意,有的只是对楚见微浓浓的担忧。

    混黑的在他们这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但是楚见微后面的一切,值得他们用今天的态度试探他。

    他们需要一个保障,一个可以让楚见微幸福的保障。

    楚见微也看得明白,眼眶有些微湿。

    她一直在逃避,就是害怕有一天与家人决裂。

    感情和亲情是不能平等的。

    有些人疯狂的认为感情胜于一切,而在她的心里,亲情才是一切。

    并不是说她不爱身边的这个人,相反,正因为爱,所以她不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就和他一起对抗来自家庭的压力。

    “蓝先生,楚隽说得没错,如果将来有一天见微因为你的身份身陷囹圄,我们远火救不及近火,感情受到了创伤,我们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为了你伤心难过……”顾天沉声慢慢道。

    楚见微低头,手被蓝鸿砚紧紧握住。

    全家人的视线一直在他们身上溜过。

    “我知道嘴上的保证无法让你们放心,但是请放心我会用我以后的生命对她……至于我的事业和她的职业不会起任何的冲突,也不会让她难为。我也知道说这些话并不如实际行动来得更能打动你们。”

    蓝鸿砚慢慢道来,语声铿锵有力,也表了他的决心。

    楚家人面面相觑。

    一道低磁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进来:“你所说的每个字,我们现在可信。你说得对,口头上的承诺,总不比实际行动来得令人心安。”

    话音未落,外面就走进来一个身形修长高大的俊美男子。

    蓝鸿砚看到此人,黑眸倏地收缩,手也下意识的收紧了。

    楚见微皱皱眉,却是没有挣开。

    “是你。”

    蓝鸿砚看到楚厉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此人是来和他争夺楚见微的,然后在楚厉跨进门的那瞬间,他做了一个非常不得体的动作。

    将楚见微拉到了身后,冷冷道:“微儿只能是我的。”

    “你干什么……”楚见微推了推他。

    楚厉淡淡扫了他一眼,走了进来朝家中的几位老人家颔首。

    大家看到楚厉,都自动的闭了嘴,这事,还得他这个掌家人说了算。

    楚见微是他的小女儿,决定权在他的手中。

    楚大爷等人用眼神示意他解决眼前这个麻烦事,对他们楚家来说,并没有什么门当户对一说,他们不兴这个。

    若楚见微今天带回来的人是个穷小子,他们也不至于这么纠结了。

    偏偏是混黑的。

    “胆子很大。”

    蓝鸿砚听到这话,不由皱眉,看见楚家人都向着他的作势,蓝鸿砚就隐约察觉到不对。

    回头看一脸尴尬的楚见微。

    楚见微像做错事的小孩般,垂首小声道:“爸爸。”

    “爸爸?”

    蓝鸿砚瞪眼。

    见鬼!

    这个男人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吧,竟然是楚见微的父亲!

    太不正常了。

    “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他身边。”楚厉面无表情,语声淡淡。

    楚见微低头:“爸爸,我领罚。”

    楚家有家规。

    当初楚珩和顾浅眉的事,楚老爷子可是直接打人的。

    楚见微虽然身为女孩子,却仍旧逃不掉。

    “她的罚由我来……”

    “这是楚家事。”楚厉淡淡道。

    蓝鸿砚一噎。

    想到他将未来岳父想成自己的情敌,心中又苦又尴尬。

    “爸爸,我愿意领罚。”

    领罚就是成全。

    楚见微愿意受这一次罚。

    看到大家都变了脸,蓝鸿砚就算没有见过,也能猜测到这个罚到底是有多重。

    “楚厉,这事还是商量商量吧,”楚三爷忍不住替最爱的孙女说句话。

    楚厉连眉都没动一下,淡淡看向二人交握的手,没有回答楚三爷的话。

    “大哥,这事你早知道了吧。”楚珩站出来,也替楚见微说一句。

    楚厉站在那里充当恶人,全程没有再说话。

    “楚厉,你三叔说得对,这事还得再商量商量。”白雪娜不忍心看孙女体罚。

    一个罚下来,那可是断骨脱皮的痛。

    他们怎么舍得。

    而这时,一道纤细的影子从外面进来。

    温宁弹了弹身上的雨珠,看到屋里的众人一愣,“今天怎么都到齐了?”

    “你不知道?”

    有人从中讶道。

    温宁笑眯眯的看向心虚的楚厉:“有什么是我不该知道的吗?”

    “没有。”

    楚厉咳了声,道。

    明显的前后两人变化,快步走上来,拿过她脱下来的湿风衣,放到旁边。

    温宁走进屋,一眼就捕捉到了楚见微和蓝鸿砚紧紧相握的手,了然一笑:“原来是为了这事,叫小砚吧。”

    “蓝鸿砚。”

    蓝鸿砚愣愣的看着眼这个漂亮年轻的女子,报出自己的全名。

    “不介意我叫一声小砚吧!”

    “称呼而已,随您怎么叫!”蓝鸿砚湛蓝色的眼微微闪烁,从这个女子进来的一刻,连当家作主的这个男人都有意无意的讨好,蓝鸿砚只要不是笨蛋,都会先讨好!

    果然!

    “长得精神!不错!我还在想,我这个女儿会被怎样的一个男人降服。今天见到人,到是符合那个期望。”温宁笑着说道,然后走到前面,和家里的长辈一一打了招呼。

    “妈咪!”

    听到温宁的话,楚见微有些不可置信的瞪眼。

    “你们的事,一年前就知道了。”看到楚见微的惊讶,含笑解释一句。

    一年前。

    那个时候她被蓝鸿砚带到了南方,后来他们又分开了。

    “妈咪你……不反对!”

    “反对?”温宁一怔,然后扫了一周,恍悟道:“所以你们这是在拆散他们?”

    众人不尴不尬的咳嗽一声。

    温宁有点好笑:“见微这里,从一年前我就一直派人看着,”说着,温宁抱歉的看向楚见微:“妈咪只让人在外围看着你,并没有打扰你,没经过你的同意,妈咪很抱歉。”

    楚家人:“……”

    所以今天他们闹笑话了!

    其实人温宁早就将他们的一举一动给掌握在手里了,连人家干什么的都非常清楚。

    “我知道妈咪也是为了我着想。”

    温宁之所以没有出来阻止,只是希望这件事能够顺其自然。

    可结果是,他们经过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出现在楚家了,并且宣示他们的爱情。

    或许他们的过程并不轰轰烈烈,可就认定了对方就不会再改。

    “谢谢您伯母!”

    蓝鸿砚郑重的向温宁道谢!

    温宁抬了抬手,道:“我的女儿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温宁先是抬出自己可以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也包括他的身份,说这话是告诉他,她有这份能耐让他生不如死。

    虽然温宁说这话时带着友善的浅笑,蓝鸿砚却不认为她会是表面那样好说话的岳母。

    “若有违背今天的誓言,但凭岳母发落。”

    这声岳母,他到是叫得顺口!

    温宁点点头,然后看向众人,“还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转身就各干各事,压根就没再理会他们。

    蓝鸿砚:“……”

    “晚上就留下来吃饭吧,顺便来说说你们领红本的事,我的女儿结婚,为什么连我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还有,Z国人结婚为什么要跑到国外登记?我们楚家没移民吧!”温宁笑盈盈的在后面加了一句。

    蓝鸿砚听到前面的那句,先是一喜!

    后面的那句直接将他拖回地狱,身形僵硬的站住,直觉告诉他,后果不是他能够承担得起的!

    楚见微则眯着眼笑成花儿,轻声在蓝鸿砚的耳边道:“你以为我妈咪这么好说话!”

    猛地看到温宁人畜无害的浅笑,不知怎么的,蓝鸿砚背脊发凉,头皮丝炸起!

    蓝鸿砚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未来的路不好走,不,是不好过!

章节目录

重生名门之绝世佳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读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陆天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天舒并收藏重生名门之绝世佳妻。

顶部